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心理专家 Psych.,experts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心理咨询 > 其他心理 >

法宝集一后

时间:2018-09-28 16:22 点击:
能想的那个呢?是心。行、住、坐、卧,吃、喝是身,但是身因何而行呢?是心在指挥身。 当时的人并不明白修行原则,黏着于禅定,还认为是长老教错了。长老跟隆波提起,他一直被
能想的“那个”呢?是心。行、住、坐、卧,吃、喝是身,但是身因何而行呢?是心在指挥身。
当时的人并不明白修行原则,黏着于禅定,还认为是长老教错了。长老跟隆波提起,他一直被人瞧不起,认为他不会禅定。某次,长老受邀去参加佛教庆典,有些组织者看见长老来了,非常藐视的说:“怎么请他?他又不会禅定,没有加持力。”长老说:“哎,怎么小看人呢?”
他上座以后,手指接触的瞬间便立刻入定,之后便没了呼吸。第二天早晨,其他人全走了,只剩下长老独自坐在那里。人们纷纷议论说,为什么长老不下座?走近一看,发现他没了呼吸,“啊!我们造恶业了。把不会修行的人邀请来,结果他坐死了!”大家把他抬下来,他立刻出定又开始呼吸。于是有人尖叫道:“哦!醒了醒了!”
“哎,本想坐给他们看看,结果反而被说成是不会打坐!”(笑)其实长老非常娴熟于禅定而且极具智慧,他的教导非常适合这一代人。
隆波并不是首位教导人们按照身心的本来面目去感知身心的师父,隆波蒲早已经做好了铺垫,隆布敦教导的观心也是铺垫。隆波跟随师父们参学时,全被教导到观心。
一旦心醒了,行、住、坐、卧,吃、喝、说话,就能够整天保持觉知。如果行、住、坐、卧,吃、喝、说话、思考的时侯都能够觉知,这就是在日常生活之中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以前老师们甚至教导说:“如果在现实生活之中无法发展觉性,那么不会有任何收获!”这是关键!
觉知自己不要得少为足,要观身(它)工作,观心(它)工作;心时苦时乐、时好时坏,就这样持续地观察下去。
以前,我每个月都会去空那找隆波蒲尊者。1983年,我再去顶礼尊者,那时他在寺庙,每次都能见到。尊者嘱咐隆波说:“你的修行心得应该写下来分享!”那是1983年,他让隆波出来弘法。他说:“那些拥有福报与具足波罗密、和你具有差不多个性的人是非常多的。如果他们没有听到法,很快就会错失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
隆波当时只是一个新晋的公务员,尊者却让我去弘法。一个毛头小伙子突然出来弘法,谁会相信和倾听呢?即使出钱请他们来相信的钞票也没有啊,怎么办呢?既然师父吩附要写下来,隆波就写了一篇未署名的文章寄给《暸望》杂志。不留名是怕一旦出名,生活会受到干扰。后来他们将文章刊登出来,一个月后,很多人询问:“这个作者在哪里?”尊者说:“这个人今天没来,但是他常常来。”那都是三十年以前的事了。
以此因缘,隆波才有机会把师父们的教法与大家分享。因为师父们看得很远,知道接下来的大部分人会生活在城市而不是偏远农村,大部分城市人非常习惯于“想”,而最适合于思考者的方法就是“观心”。除非少数不适应的人,如果他们积累的是“观身”的因缘,那才指导他们观身。这并不矛盾。
懂得修行的人是没有门派之别的,并没有所谓的观身派或观心派。假如还在区分“观身派”或“观心派”,说明尚未抵达修行的实质。就像是爬到了山顶环顾四周,就会发现通往山顶的路有很多,有些路比我们走得艰难,有些路比我们走得容易,我们走的并不是唯一正确的路。
一旦懂得修行了,烦恼习气真的能够减低。同时我们会明白,修行其实就是真正的理解自心而已。心就是法,法就是心;心外无法。
隆布敦长老教导道:心就是法!佛法的八万四千法门都是从纯净无染的心田流露的。抵达了心,就抵达了法的核心。心和法是同一个,心与法是合一的。
心与法的合一,就是心蜕变成出家僧之心!心抵达法,就是心纯净无染。那样的纯净无染与佛陀抵达的是同一境界!
佛、法、僧最后汇集于一点,汇集在同样的无边无际、光明、纯净无染!远离了造作和演绎,没有挣扎也没有追寻,远离一切反应与回应。没有什么,但是有“没有什么”。有“没有”!
有“没有”——这是玄之又玄的!
在中国的最后一天,我们参观慧能大师的寺庙,那里很多地方都有石刻的中文字碑,包括门上和墙上。第一道门写有这样两笔,数字二的旁边有一,数字一的旁边有二,还有几个中文字,但我只认得这两个(笑)。
我问他们:“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?”他们翻译道:“真正的法不是二元对立的!”另一边则是:“真正的法是一!”真是货真价实、实实在在的东西啊。
真相是一!没有你、我,此门、彼派、根本没有!就是一而已。它超越好和坏、善与恶,超越光明和黑暗。无论苦乐,不管好坏,任凭什么发生,心都是如如不动,没有丝毫不同,以无分别之心看待一切,未赋予任何积极或消极的价值。
我们的心通常是接触这个就满意,接触那个便不满意,不停地上下起伏,始终摇摆在相对的二元世界:好和坏对立,善与恶对立,持续地造作。当修行的智慧升起彻底的洞见时,心会变成一,不再执着与抓取任何东西。
之后我们来到慧能大师寺院的二楼,主办者指给我们看,并且介绍说:“不进去成为什么!”说到慧能大师,不进去成为什么。从此不再进入,一旦无进就无出。如果还有入与出,就是二元对立。如果涅槃还有入与出,那是赝品的涅槃。
隆波也迷过路。那段时间的修行,一般都是去知道所缘的现象或状态。有一天,心跑去看见现象并且抓住现象。(心立刻警觉到)哦!不要。试试看,不去抓取所缘而让心回转。一旦回转了,心准备抓取能知的知者了,(又警觉到)也不要!又退了出来。如此来来回回,最后定格在中间。哇!世界竟然全部消失了,一切荡然无存,只剩下这个“知道的元素”存在。明亮、快乐!那时并没有“想”或是思维,从境界退出来之后,才觉得“这应该就是涅槃吧!”
当时隆波一直玩味这个境界,之后去请教隆波蒲尊者。去找尊者的时候,我已经开始怀疑:“(这个境界)还有出与入,可能是禅定吧,不会是涅槃。”等到报告给尊者之后,尊者确认说是禅定,不过他建议我继续练习。
如今已经不太有人会训练这种深度的禅定了,即使有,也只是训练获得宁静而已,宁静到一切全部消弭。当时,尊者让我继续训练到娴熟于禅定,我回答说害怕自己粘着于它,尊者答道:“如果粘着了,师父自会来解决!”他就这样诱导我继续训练,希望我更多的修习禅定。
之后没过几个月,我被隆布布詹尊者棒喝:“什么涅槃?还会有进有出?!”被这样连续棒喝两次,心才彻底放下。原以为频繁地修习它,就有力量快速抵达涅槃。但那是不可能的,那只是禅定,不可能抵达涅槃。
要想快速抵达涅槃,一定要开发智慧!想要开发智慧,一定要经常的觉知身与觉知心。仅此而已!开发智慧并不是去思维和推理,思维与推理并非智慧。
隆波蒲尊者教导道,思维只是为了让心开发智慧而铺路,仅是热身罢了。
尊者讲到他曾经患过肺结核,在以前,患肺结核是必死无疑的,医生已经放弃治疗了。长老喜欢勤学钻研,博览群书,通过了巴利文专业的最高级考试。却因为长期疏于照顾身体,最后被肺结核找上了。
等到他被诊断说要死了,于是就躺下来等死!尊者按照自己的方式修行,持续的观身,之后他的心聚集起来,从身体抽离出去漂移到天花板,俯瞰平躺的身体。心看见这具臭皮囊,看着看着,身体消融了。身体变成尸体,慢慢腐烂,最后彻底消失,只剩下明亮的心。当心从禅定退出来,恢复了身体知觉,心清楚的照见:“身与心完全是两回事!”这是尊者分离了(五)蕴。
后来,他教导说:“奢摩他(禅定),始于有意识地消失,即没有用到任何努力;毗婆舍那(内观),则始于没有念头!只要还有努力,就不是奢摩他;只要还有念头,毗婆舍那就尚未开始!”
毗婆舍那的意思是——看见。但有些人需要念头(思维)来热身,来思维身体——毛、发、指甲、牙齿、皮肤不是我(无我观),或是做不净观。思维之后,心获得宁静而得到禅定。如果进入很深的禅定,就会看到身体消失,一旦身体再次出现,就会分离五蕴。就是这样而已!
接下来需要开发智慧。如果无法修成深度禅定,也无须难过。我们这代人不太能修成禅定。别说我们这代人,以前修成禅定的也是少数,有禅定功夫的人是稀有的。如果没有深度禅定,就使用现有的资源,看着身体工作,常常觉知自己,一且觉知了,不要固步自封!观看身在工作,看看它在做什么?行、住、坐、卧、呼、吸、吃、喝、拉、撒,穿衣、穿裤、披外套、拖地、扫地?……持续地觉知与感知下去。看见身体在工作,就叫做在日常生活之中发展觉性。
持续地感知下去,看着身体在工作,心只是观众而已。
持续的观下去就看到,身体就像是机器人,只是一堆物质元素,不是我、不是人、不是众生——这个智慧升起。不是人、不是众生、不是我们、不是他们,那么它是什么?多多观下去就看见,它本身是苦。身体就是苦!
同样的,看着心(它)工作:心时苦时乐、时好时坏,并且很快就去干扰其它事物。身体不曾干扰过心,心则喜欢对一切横加干涉。心喜欢指挥与干扰身体。当身体病了,心就焦躁想让身体很快康复。苦乐升起了,心去干扰;好坏升起了,心也去干扰。心喜欢多管闲事,所以被形容为“晃晃悠悠”,听过吗?心有“晃悠”的特质,真的是“晃悠”!即使不管自己的事,也是整天摇摆与忙碌。
谁看过心的摇摆与忙碌?请举手。谁的心根本不晃悠?有吗?请举手?如果有,隆波会非常郁闷,说明我所教的根本没有任何成效。心始终是摇摆不定的,不断晃到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(心)。一旦及时知道它的晃悠,它就会安住。一旦安住,就看着心自己去工作。它会晃悠不定地去看,而不是强迫要它一动不动。
心的自然特性就是思维与造作。观心并非不思维或不造作,而是要去看!直至彻底洞悉到:心的不停思维与不停造作是在演示无常,心的自行思维与自行造作是在演示无我!就是这样观。
以前隆波也误解了。隆布敦指示我去“观心”,我就整天维持着观者的存在,心根本不跑到其它地方。然而隆布敦说:这是在干预心的状态。心的状态自然会去想、去演绎造作——时好时坏、时苦时乐,我们却干预它,让心一动不动,这违背它的天性。要让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自然地运作,升起乐,知道;升起苦,知道;产生好,知道;产生坏,也要知道;这才是在现实生活之中开发智慧。
至于固定模式的修行,则需要每天坚持。如果期待道、果、涅槃,每天至少要练习十或十五分钟。至于隆庆大厦这里的同修们,应该比这个时间更多些,因为大家已经不是新手。对于新手,隆波只要求十分钟或十五分钟。
一旦按照隆波的要求去做,很快就有法喜,开始享受修行,自然愿意主动增加时间。假如一开始就要求很长时间,大家会慢慢萎缩、兴趣逐渐减少,到最后都懒得修行了,那还不如从点滴慢慢扩大,总好过心急之后骤然全线崩溃!无论做任何事,都不要操之过急。
我们教中国人的时候没有这么细致,他们有拍摄,不过是老式录影带,需要转换制式之后放到www.dhamma.com或www.wimutti.net.,大家可以自己去看。
我们只是教他们醒来而已,可以觉知自己,观身与观心(它们)工作——法的核心原则就是如此。谁做,谁就得到。真的很遗感,以前佛法在中国那么鼎盛,有人体证过如此高深的法,如今居然消失了!
我们具备福报出生在有佛法的地区,要呵护与传承的是戒与法——佛陀的教导!这是生命的明灯,世界的光明。如果我们懂了,就要传承下去,不要只是黏着于某人!
隆波在美国期间,收到好消息,也有坏消息——别人的贪嗔痴。相信隆波帕默的弟子会区分清楚。隆波教导大家的时候,并没有让大家黏着于隆波本人或是其他什么。注意到了吗?隆波只是教导大家礼敬与忆念佛陀,把法当成首要的,而不是把老师看成权威。
把法看成首要的,就会了解:法从未有丝毫变化,变化的只是人的心灵水平不足以承载法。坏事的是人。有人利用佛法来谋私利,这样的情况自始至终都存在。有些人一旦获知出家人的不好消息,就公开宣布不再信仰佛教、不再修行!其实这类人本来就没有过信仰,不知道佛陀在教导什么。如果按照隆波教导的去践行,那么发生任何事都不会有丝毫影响。
隆波还是居士的时侯就确认,即使泰国政局动荡,彻底消灭了一切法师,国家不再有出家人,佛教还能存活吗?能!因为佛教不在出家人那里,佛教只存在于心里。一旦佛法抵达了心,谁知道啊!佛法不只是表面形式,那只是外売(隆波指向自己的袈裟)!有人只是剥下外衣、我们就会吓一跳,怕什么呢?大多数人只是在盲目信仰,有的连信仰都没有,只是为了寻找其它利益而来的。
隆波之所以苦口婆心地引导大家,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停在信仰和盲目努力的阶段。隆波希望大家提升到觉性、禅定、智慧的层面。一旦觉、定、慧圆满,信仰与精进便会自动出现,而且其中不含有愚痴在作祟。
只是听到有些人的名字,隆波就不想惹了,那取决于自己的业报。有人因此说佛教不好,佛陀教导的不对,不是这样的!是我们自己没有好好学习,区分不了。佛教是清白的!佛陀的教导完美无缺,经受得起任何考验!试问谁可以反对四圣谛呢?谁可以推毁四圣谛呢?
佛陀说,当他转动了佛法之轮,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“法”的传布。直至某天,由于人类的心灵水平低下到无法再承载法义,法义便不再存留于人心,那被称为是佛法的灭绝。但是,法消失了吗?没有。直到下一位佛陀的诞生,他重新将法之轮转动,依然是同样的面貌。
每一位佛陀都累积了极多的波罗密,极具慈悲。有人瞧不起现在的佛陀,认为其寿命短,其他佛的寿命长;或是认为现在的佛陀波罗密少,弟子不多。这些人根本不知道,当现在佛还是菩萨时是多么大胆,敢于在人类心灵低迷的时期悟道,而不是选择舒服与快乐的时期成佛!
在人类心灵低迷的时期成佛是由于悲悯。有人信仰那位佛、这位佛,其实每位佛陀都是平等的,无有高下,同样的纯净无染。每一位佛陀都圆满累积了同样三十种波罗密,有的耗时长,有的耗时短,并不是越长越厉害,那是误解。
佛陀的波罗密与其智慧和能力,我们无法度量,它是无可计量与不可思议的。我们继续修行下去就会认识佛陀,然后我们会热爱每位佛陀、敬重每一位佛陀。
今天就讲到这里。
 
问答篇
居士一:您好,隆波!我每天念经、礼佛、经行。在日常生活里,我有时观身,有时念《三宝恩德经》。
隆波:这么做是为了什么?念经是为了什么?
居士一:作为安住的工具。
隆波:让什么和什么在一起安住?是让什么安住的工具?
居士一:是让觉性安住的工具。
隆波:哦,是让心安住的工具……
居士一:嗯。
隆波:心会有得以安歇的家。隆波蒲尊者教导说,要有安住的工具。什么工具呢?是心觉知的工具,是觉性忆念的工具。觉知以后,心会独立凸显而安住,然后看着它们工作。现在,你是在干预心,还是在放任心在自然运行?
居士一:现在有在胸口那里压制。
隆波:嗯,这是干预,干预时,要知道在干预,如其本来地知道。心有回家吗?
居士一:心不在家。
隆波:嗯!那就回家吧,别在外面玩儿了。
居士一:好的。
隆波:知道跑掉了,心很快就会回家。有没有跑进“想”里面?
居士一:已经在想了。
隆波:心跑去想了,要及时地知道心跑去想了。
居士一:好的,就这样而已吗?
隆波:就是这样,继续修行!何时心再散乱了,就去念经。念经以后,心轻松自在而又能觉知了,就去观身与观心,看着它们自己工作,不要强行让它们静止。
 
※※※
 
居士二:您好,隆波!上次您说我修对了,让我继续下去。回家之后,我的修行劲头特别足,进步没有几天,就退步了,之后又进步、又退步,就这样交替进行。
隆波:那样是对的。
居士二:那个时段过后,戒律自行好起来,修行也取得进展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的生活比较清闲。观呼吸时,心潜入其中,看见了运作的流程。
隆波:嗯!
居士二: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它在胸口旋转,苦啊!非常非常苦。
隆波:那就是轮回!心造作与演绎出来的轮回就在我们胸口转动,有的只是苦。在此阶段,唯一的刹车方法是让它静下来。一旦心获得了力量,就再去知道,但是别跳进去知道。只是去看它们的运作,有的只是苦而已!
造作好,是苦。造作坏,也是苦。造作乐,是苦。造作苦,更是苦。仅此而已!每一次的造作,每一次都苦!那个在旋转的是轮回、是世界,是小世界与大世界。急速旋转是小世界的持续连接。每次有世界,每次就有苦!持续地知道,直到心明白了,它将会放下。放下以后,就回来洞悉知者本身,心会看见知者也是在苦的统治之下。上述这些是有次第的进展过程,慢慢来。
居士二:好的。在修行的时候,它亮了起来,那是智慧吗?曾经在固定模式训练时,它进到里面,一瞬间亮堂起来,特别特别亮!
隆波:嗯!
居士二:那种光明是清凉与祥和的,不是火或电所发出的刺眼之光。
隆波:嗯嗯!
居士二:但是我注意到仍然有“我”存在,我仍以为在开发智慧了。
隆波:对,那是一个时段又一个时段地开启智慧。在开启智慧的阶段,心有时候会切换成奢摩他,一旦从奢摩他里退出,就从那里接着开发智慧,正是如此来回切換的。一旦领悟产生了,它就会亮起来,但完全是不同形式的亮:光明、愉悦!
居士二:有什么需要增加的吗?
隆波:要持之以恒,不要急;精进时,要修行;懒惰时,也要修行!顺利时,要修行;不顺利,也要修行;进步时,要修行;退步时,也要修行。一定会退步的,不退步是不行的。
居士二:好的,非常感恩隆波!
隆波:感恩佛陀。
 
※※※
 
居士三:您好,隆波!四年来,这是我第一次做禅修报告。
隆波:怎么样?说说吧。
居土三:我是嗔心很重的人,所以我选择观心,在奢摩他的阶段则用到念诵。
隆波:嗯!不错!
居士三:就是采用隆波第一次见隆布敦后,坐车返回时用的那段经文,在我没有觉性的阶段,尽量圆满持戒。
隆波:噢!善哉!
居士三:总是有很多烦恼来引诱我,如果没有您的法,我可能已经非常凄惨了。
隆波:如果没有佛陀的法,肯定已经非常悲惨。
居士三:我在努力地观心、观嗔心,一直看见自己的烦恼升起。
隆波:很好!看到了吗?它们可以自行升起。
居士三:是的!
隆波:看到了吗?它们不能被控制。
居士三:对,不能。
隆波:看到了吗?无常。
居士三:对,无常。
隆波:这就是智慧啊!你修得真的很好,真的很好啊!继续。
居士三:好的,感恩您!
隆波:隆波看见了这种进展,感到非常欣慰!这是一棵非常漂亮的树!
中国人称自己是菩提的种子,隆波的到来让他们开始发芽。有人说还有更多这样的种子,请求明年一定再来!如果不来,他们就不停拍手到隆波答应为止,就像中国电影似的。隆波告诉他们,别拍手啦,会酸的。要不然我们比赛,持续地拍下去,移动后,就觉知,很快我们就会取胜。我告诉他们,强迫是行不通的。如果因缘到了,自会再来,并不是某时某刻必须来。我们毫无空闲时间,需要统筹安排的。长时间地拿着话筒,走神了没有?
 
※※※
 
居士四:隆波,您好!为何有时候观呼吸会感觉到晃动?
隆波:哦!看到晃动很棒,不错!看的时候,要远距离的看,不要跳进去紧盯着!
居士四:有什么需要改善的吗?
隆波:就是要持续用功!你能看见生气,已经修行很好了,就这样持续下去!至于何时结果,则是心的事,不是我们的事!我们的职责是让心持续地洞察实相。
居士四:我修对了,是吗?
隆波:对了!只需要持续用功,别急于求成。想有所成,就会错过。以前有许多这样的例子,禅修者在实践时出现千奇百怪的现象,误以为是开悟了,听了很让人伤心。我们持续地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,及时地照见烦恼,接下来就会知道什么烦恼可以通过,什么通不过,要仔细观察,只要不粘着于宁静,烦恼也是可以工作的,而不是宁静后,觉得没烦恼了。喜欢开悟的人,就是心粘着宁静,然后说烦恼没了,其实是没看见烦恼!你看到心在散乱吗?你安住的对象是什么?
居士四:大部分的时间是观呼吸。
隆波:别让心跑入长时间的走神里。呼吸,看着身体呼吸,别让心停在呼吸上,只是看见整个身体在呼吸,心是轻松自在的观者。这样训练之后,无论什么升起在身与升起在心,它会自己知道。经过不断地知道,它会产生领悟。先大概了解一下,以后你会知道的,越多地练习就越快领悟,去用功吧。
居士四:请求三宝和隆波的宽恕。
隆波:好的,还有谁想请求宽想的,宽恕每个人!一天求一次就够了。如果每个人都单独请求宽恕一次,人太多了,我们没有时间。
 
※※※
 
居士五:您好,隆波!现在感觉它是持续而和缓的,觉性时有时无。但是第二次开悟居然间隔了十二年,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?之后应该如何修行?
隆波:发生什么了?
居士五:第二次开悟。
隆波:悟到什么?
居士五:第一次悟到身体以及五蕴不是我,第二次悟到念头不是真的,一下子空了,看见……
隆波:那种领悟不够,没有切断烦恼。要继续用功!你对身体还有爱恋不舍,还没有真的断掉。持续而频繁地觉知,看着(身和心)它们自己在工作。
居士五:感恩。
 
※※※
 
居士六:您好,隆波!上次报告禅修进度时,隆波说到……
隆波:抱歉,稍等片刻。(对居士五开示道)你的心此刻迷掉了。觉知以后,看着它们工作,那个硬硬的部分存在,好像是“无我”。但如果硬的部分不在了,很快就会看见“我”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。心被卡在那里是不会有“我”的。阿姜曼尊者教导说:“别让心静止不动!”别粘在上面!一旦退出来,就会自己看见究竟“我”存在还是不存在,那就是智者了。好了,请讲……
居士六:上次隆波说我的心太软了。
隆波:对,心太软弱!
居上六:它有坚强些吗?隆波。
隆波:感觉坚强些了吗?
居土六:差不多吧!
隆波:什么?
居士六:好像坚强些了!
隆波:对,对!
居士六:因为上次比今天紧张多了!
隆波:你的心坚强些了!当我们修行的时候,或者具备道德标准以及诚实守信之后,会有定力开发智慧,心就会坚强起来变得勇敢!隆波去拜访老师时,根本不害怕。还没到的时侯,想起了一样害怕的,一旦到了就不再怕。挺胸抬头,根本不怕。修行之后就会坚强起来的。
居土六:那我修对了吗?
隆波:对了!
居士六:对了吗?……我不确定。
隆波:对了!修行以后应该更坚强!有气无力、要死要活地来求鼓励,听了……
居土六:我以前就是这样,求鼓励与求自信心。
隆波:嗯,不要那样了。修行以后,我们自会有信心。
 
※※※
 
居士七:您好,隆波!我很用功地修行,感觉自己见到了苦,什么都是苦,而且很厌倦,想请师父指教……
隆波:如其本来地知道即可。厌倦时,要知道厌倦,如其本来地知道下去。它会好、会坏、会苦、会乐,就这样看着它工作。如果心厌倦了、灰心了,就进一步知道它厌倦了、灰心了,这便会直接契入,很快它会自行消失。厌倦时,知道厌倦:灰心时,知道灰心。直接去看,别被掌控,否则它很快会控制住心。做禅修报告的每位都修得很好,隆波非常满意,这样才不输给中国人嘛。
居士七:请隆波指出我的不足点。
隆波:容易生气吗?
居士七:容易生气,而且最近喜欢闲聊。
隆波:就是这个!容易生气是烦恼,但没有犯戒,可是闲聊却犯戒。容易生气,要知道心里有嗔,就这样直接知道。即使容易生气,如果能像这位一样修对了,就没有问题。心一动,就看见,心一动,就看见,如此而已!但是五戒一定要用心持守,破戒是不会产生道与果的。每一位都修得很好,隆波看见了觉得非常欣慰!
 
※※※
 
居士八:隆波,您好,我是第一次报告禅修进度。来听隆波法谈六个月了,修行的时候,有几个瞬间知道心不是我,或者散乱与昏沉交替,有时空空的,有时烦躁不安,但是烦躁不安比较多,一旦知者或观者来了,一来就走……
隆波:噢!对。
居士八:停的时间并不长。
隆波:对,对。
居士八:请隆波指导!
隆波:已经修对了!(四)界(五)蕴已经分开,很好,看着它们运作。看到了吗?每个现象(状态)来了就走,无法控制。你已经修对了,持续用功!
居士八:我听说,法是“向内返照”的,但不知道其如何重要以及如何实践。
隆波:向内返照是用于自己的,让心眼自己在一起,看着身与心在工作。向内返照结束之后,一旦更多地了解身与心,智者将会自知自证,自己知道。知道什么呢?知道说根本没有我!学习和了解自己,最后却发现“我”不存在,存在的只有(四)界、(五)蕴,而且它们全在三法印之内运作。这被称为“向内返照”。“向内返照”并不是把心往内送,让心内摄并不是“向内返照”。回来寻找自己、学习和了解自己,了解自己的身与心,这才是“向内返照”!
 
※※※
 
居士九:您好,隆波!上次报告禅修进度时,您让我去观“我”,我就坐着思维自己的“我”,之后每次感觉有“我”,就会及时知道,然后始终看着并且自问:“自己想的或感觉的,是‘我’吗?”
隆波:很好!接下来就会看到每个念头、每句话、每个行动的背后都藏着这个。
居士九:好的。
隆波:每个人都是这样的。
居士九:大部分时候是会去感觉自己的念头有“我”没有,然后就在那里稍微体会一下。
隆波:很好,就应该那样!这样一来,戒就会很容易持。
居士九:我从年初开始发愿一生持守五戒。
隆波:嗯,善哉!
居士九:师父,我现在用观身的方法来修行,观身始终在运动。有一次感觉它很轻,然后身体完全消失,之后看见身体根本是空空洞洞的,只有心在正中心,只是极短暂的一刹那后,就恢复了原来有血有肉的感觉。
隆波:嗯,心集中进入禅定,有时会看到这种情况。如果还有智慧配合,就会深入骨髓地感到“这个不是我!”
居士九:对,从那以后,身与心是完全不同的两部分了。
隆波:这就是隆波讲的,当修行到身体消融,只剩下心,一旦身体再次现身,就会清楚知道身与心完全是不同的部分,可以分离(五)蕴,才能称为“观身”。
居士九:那我应该……
隆波:按你目前的修法继续,只是别维持心静止(不动)就行了。
居士九:看起来太宁静了,对吗?
降波:太宁静了。
居士九:有时候甚至……
隆波:太宁静了。什么时候退出来,就会一团糟的!
居士九:啊!真的?
隆波:而且会非常非常糟。
居士九:上次给师父报告禅修进度时,是有关厌倦的。观身厌倦,观呼吸也厌倦,就又回来观身,现在厌倦感已经消失。
隆波:它是无常的!
居士九:但正像师父说的,已经开始静止不动了。
隆波:嗯,就是这个……别粘在宁静里,要及时地知道宁静,就像及时地知道厌倦一样!
居土九:哦……谢谢师父!
 
※※※
 
居士十:您好,隆波!上次报告禅修进度,隆波指出我的心散乱在外,但我并不知道。经过仔细地体会,真的发现我的心不喜欢在家。
隆波:嗯!
居士十:它喜欢一直在外游荡,而且习惯一直在外游荡。一旦有什么(根尘)接触了,有时会知道,然后就沾沾自喜,自以为这就是隆波说的——仅仅只是知道。然而,我还是不习惯让心回家。
隆波:要及时知道,别强迫心去回家,及时知道它走了,就可以!
居士十:有时候进一步地知道,已经在把心拉回了,一旦拉它回来,也知道。
隆波:这样它就会感到紧和闷!
居士十:然后就会放松。如果问,挣扎吗?没有感到挣扎。修行的时候拉它回来,没有挣扎的。
隆波:哦!
居士十:我以为没有问题。一、可能是我听隆波说没问题,它是正常的!另一方面,修行的精进力有所下降,我的努力是否太少了?
隆波: